[专]张敬灏--那曾经属于巨龙的时代(一)

作者:|来源:|发布时间:2012-05-25 11:39:36

那曾经属于巨龙的时代(一)




“属于凡人的时代……已经来临了……”——阿莱克丝塔萨,生命的缚誓者


当红龙女王静静地说出这句话时,同时也宣告了一个副本、一个资料片乃至一个时代的结束,随着死亡之翼的消亡,守护巨龙之力消失,曾经属于巨龙们的时代也在“暮光之刻”度过的那一瞬画上了句号。


龙是西方传统的奇幻文学中的常客,一般的龙被设定为强大而凶恶的生物,勇士们屠龙的目标是要夺取龙所守护的财宝。魔兽世界的龙则大部分是善龙,虽然其中有很多已经开始与玩家代表的联盟或部落为敌,但它们的基本责任还是在于守护这个世界。而在WOWTCG的世界中,巨龙们做为“灭世者”系列的特色元素而出现,带来了新的“龙人”标签,在环境大刀阔斧地推进到C3之后,巨龙们开始从幕后走到前台,尤其是以“龙地+腰带”Combo作为强力补牌手段的板甲职业更是让龙人们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这一次,笔者就带领着大家接近这些会飞会喷火有些还会变人的类蜥蜴生物,看看在卡牌的世界里徘徊着多少著名的龙族。


一、用净化的火焰守护生命——红龙军团。

“生命是我的守护,黑暗者,而我,和所有母亲一样,知道生育的痛楚及其所带来的奇迹!”  ——阿莱克丝塔萨,生命的缚誓者

对生命的守护是泰坦艾欧娜赐予阿莱克斯塔萨和她的红龙军团的能力和责任,他们保卫着艾泽拉斯的所有受到祝福的生命,而当这个世界的威胁出现时,也是他们冲在最前边,用口中喷出的火焰来净化邪恶的腐蚀。红龙们中的大部分对于联盟和部落是友善的(当然除去他们被兽人所奴役的那段时间),而在面对敌人时则毫不留情。卡牌中的红龙普遍拥有“由你操控的盟军均具有XXX”类似描述的能力,在13版刚问世的时候就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1、红龙女王:阿莱克丝塔萨,生命的缚誓者

阿莱克丝塔萨是守护生命的巨龙,红龙军团的女主人,当世界面临危机时,她也是最先站出来团结所有巨龙的那一位。阿莱克丝塔萨对于这个世界和凡人种族的爱源于她对于生命的推崇和无限的母性,从这一点上来看,她可以说是艾泽拉斯所有生灵的养母一般的人物。




然而,红龙女王的命运是十分悲惨的。在上古之战时期,她和伊瑟拉等守护巨龙轻信了耐萨里奥关于巨龙之魂的谎言,结果她亲眼目睹着耐萨里奥用巨龙之魂杀死了成千上万的暗夜精灵并险些将蓝龙灭族。卡利姆多在上古之战中遭遇的创伤令她身心交瘁,也使她决定在伊利丹偷偷造成的第二口永恒之井中种下世界之树来缓慢地治愈这个世界。



在此之后,巨龙间关于如何守护世界和对抗死亡之翼产生了争执,合作也越来越少。但死亡之翼没有死,巨龙之魂也没有被毁灭。死亡之翼引导着龙喉兽人耐克鲁斯发现了它,以祖鲁希德为首领的龙喉兽人们随即依靠巨龙之魂的力量俘获了阿莱克丝塔萨和她的红龙们。红龙女王最屈辱的时期来临了,她被强迫与自己的配偶们交配以为龙喉兽人们产下做为坐骑的红龙,这些红龙骑士使得刚刚进入这个世界不久的兽人们实力大增。直到奥格瑞姆战败,阿莱克丝塔萨仍然在囚禁之中,同时死亡之翼也一直密谋着夺走她的龙蛋带到外域去。最终红龙女王被考雷斯塔兹成功解救了出来,并与其他守护巨龙以残缺的实力对抗死亡之翼。罗宁摧毁恶魔之魂——曾经的巨龙之魂——使得死亡之翼最终落败,阿莱克丝塔萨也得以重获自由。





WLK时期,红龙女王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这一次是因为玛里苟斯对所有使用魔法的凡人种族的宣战,使得阿莱克丝塔萨再一次召集巨龙们——甚至包括黑龙——共同对抗蓝龙军团,同时她也需要帮助这个世界铲除生命的大敌——天灾军团。红龙的火焰能够净化一切腐蚀和瘟疫,当然也顺带着把愤怒之门前的为了龙公爵烧成了黑炭。




在大灾变中,红龙女王是当仁不让的最重要的NPC,她与死亡之翼的恩恩怨怨终于到了了结的那一刻。她和她的红龙们驻扎在暮光高地的西北部,毫不留情地将愤怒的火焰喷洒在她曾经的子嗣,如今的暮光龙身上。在4.3版本,阿莱克丝塔萨为首的巨龙们在萨尔的帮助下终于让灭世者的统治走到了终点,而她也和其他守护巨龙一样失去了能力,将未来(随着真言术·孕一同)交给了艾泽拉斯的凡人们。




阿莱克丝塔萨人形态的御姐形象使她成为了众多WOWer的偶像,卡牌中的配图也可以看出画师为描述她的强大、风度和母性倾尽了全力,这幅画几乎成为了所有DMF的主题背景,在北美的众多大型比赛中CZE也会专门开设“挑战红龙女王”的比赛来让牌手们与拿着一把特殊牌的Coser对决。有着如此的人气的她在卡牌中的能力也显得很强力,虽然25费很吓人,但可以通过堆砌大量高攻盟军或者加突袭来减费,而成功变身之后的全场不灭足以瞬间压垮对手。然而却鲜有牌手将她做为主宰英雄的首选,原因很简单:当你堆到足够的攻击力来变身的时候,你已经基本接近胜利了。当然也有例外,一是配合奶萨的先祖复苏,七费时将14攻的脑残吼拉进场,配合其他盟军变身红龙女王,这样残血的脑残吼也不用担心死掉放心等待下回合收尸(当然这套牌如果被变了克总会死得很惨);再着就是创造了奇葩之最的40任务兔子套牌,无限繁殖的Token可以让英雄成功变身且免去被清场的烦恼(当然如果做砰砰博士翻出红龙也是异常壮观的一件事)。C3由于环境的加快,主宰英雄彻底无人问津,美丽的御姐女王也只能安静地躺在牌本中了。




彩蛋:做为红龙军团的首领,阿莱克丝塔萨的年龄却不是最大的,最起码她的第一任配偶泰兰纳斯特里萨就比她年龄大。在3.1奥杜尔上线之前,红龙女王是游戏中拥有最高血量的生物(顺带一提,如今血最多的是25人奥杜尔一号Boss烈焰巨兽的困难模式)。


2、女王的配偶:考雷斯塔兹/克拉苏斯
考雷斯塔兹是红龙军团强大的一员,自上古之战时期开始,他一直就是红龙女王的首席配偶以及她做出任何重要决策时的重要参谋。考雷斯塔兹的名气主要是因为他是与凡人种族最为友好的一只红龙,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都将自己幻化成高等精灵的样子,以克拉苏斯之名生活在凡人中间,不时地引导他们来保护这个世界。




以高等精灵法师克拉苏斯的身份,他的故事穿插在整个魔兽的历史之中,在艾泽拉斯乃至外域的各处留下了他的印记。作为少数幸免于恶魔之魂控制的红龙之一,他一直做为达拉然肯瑞托六人议会的一员试图解救红龙女王并击败死亡之翼,他力荐学生罗宁去执行这个任务,自己则发现了死亡之翼在洛丹伦的伪装,并毫无畏惧地与灭世者相对抗。在罗宁最终完成任务,死亡之翼败北的消息传来,他也选择了离开六人议会去陪伴女王。但他的影响一直留在了这座法师之城,城中不但有“克拉苏斯平台”这样的地方,就连卡德加也带了不少有他名字的魔法器物去了外域。




但他的使命并未就此结束,他受诺兹多姆的委托带着罗宁穿越回了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在那里遇到了一万年前的自己,他的实力也因为这次穿越而变得虚弱。他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耐萨里奥并非是因为巨龙之魂而发疯,这一切都是他预谋已久的结果,但由于诺兹多姆要维护时间线的稳定,他无法改变这一切。最终他们帮助玛法里奥、泰兰德和伊利丹成功地阻止了燃烧军团的入侵,让时间线回归正常后回到了原来的时间。




在阿尔萨斯率领着天灾军团入侵奎尔萨拉斯之前,考雷斯塔兹为保护太阳井而将其精华化作了一个名叫安维娜的农家女孩。安维娜在不知自己真实身份的情况下长大了,直到她救了被矮人火枪轰下来的卡雷苟斯(真丢人……),考雷斯塔兹决定告诉她真相(以名为“巴雷尔”的血精灵伪装),但血精灵的叛徒达可汉打断了他们,掳走了安维娜,并通过安维娜身上的太阳井力量控制了考雷斯塔兹,操纵他与蓝龙泰雷苟萨作战,直到安维娜养的名为拉克的类龙生物解救了他们。此后安维娜又一次被凯尔萨斯掳走用来召唤基尔加德,这就是后话了。




在WLK阶段,凯雷斯塔兹第一次出现在了游戏中,在龙眠神殿的顶部陪伴在红龙女王的身旁,他们俩主导了针对玛里苟斯的战争,愤怒之门事件中也是他们俩来给联盟和部落的勇士们收尸。而在巫妖王之怒的时间线之前,他再度前往格瑞姆巴托,并卷入了与黑龙间的争斗,这次的对手是从外域归来的龙母希奈斯特拉,因而笔者会在此后有关黑龙的部分再来介绍这部小说《巨龙之夜》的情节。




在小说《萨尔:巨龙之暮》中,这头几乎影响了整个凡人世界的红龙的生命终于走到了终点。在龙眠神殿一次不愉快的会谈行将结束时,巨龙们遭到了暮光神父(就是大主教)领导的暮光龙的攻击,在红龙女王匆忙迎战时突然听到龙眠神殿底部(包括曾经的两个副本:黑曜石圣殿和红玉圣殿)传来爆炸的巨响,其中所有的龙蛋皆被炸毁,先前留在其中的考雷斯塔兹不知所踪。其他巨龙们怀疑考雷斯塔兹背叛了他们,愤怒的女王毁掉了神殿顶部象征巨龙间合作的魔法球。到最后才真相大白:考雷斯塔兹发现神殿底部的所有龙蛋(主要是红龙蛋)都遭到了死亡之翼的污染,暮光龙的进攻只是幌子,暮光神父要取得这些龙蛋来制造究极的暮光龙,他所能做的只有用魔法力量牺牲自己来毁掉这些龙蛋。




考雷斯塔兹出现在了卡牌的13版中,能力是每使用(注意是使用)一个盟军,就将等同于该盟军费用数量的红龙Token放置进场。这张牌在限制赛中个人认为是很大的炸弹,6费不算太高,进场回合解不掉的话,就会带来无穷无尽的Token。在构筑中则是直到DMF成都的协调德才开始大放异彩,堆砌协调盟军可以让其尽早登场,这样不但能造就密集的攻势,更可以大大加强接下来要介绍的另一位红龙人盟军。可以说协调德让这头老红龙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发挥了一把余热。




彩蛋:克拉苏斯曾在达拉然的喷水池中扔下了一枚铜币,他的许愿内容是“我为了那些仍在格瑞姆巴托受苦的兄弟姐妹而祈祷,我一定要解救他们,一定。”游戏中的考雷斯塔兹在3.1版本前龙形态只有13000点血,虽然他是永远虚弱的,但这点血量对于一个问号级的NPC来说实在太不堪了,尤其是相对于有着接近1400万血的女王,现在的他有1100多万的血。另外在愤怒之门事件结束后,他和红龙女王在大火之中有一段对话,按说这段对话应该是没有人听得懂的,但在某一天,美服暗影议会的侏儒盗贼们不知为何突然学会了龙语,夫妇二人的私房话得以大白于天下,在这段对话中红龙女王提到伯瓦尔还没有死,一定程度上预示了为了龙公爵的未来。


3. 女王之子:凯雷斯特拉兹
凯雷斯特拉兹是阿莱克斯塔萨的子嗣,与其他红龙不同,他的人形态伪装是以凯伦为名的暗夜精灵。在几千年前的流沙之战中,他和亚雷戈斯以及麦林瑟拉共同对抗着无穷无尽的其拉虫人,曾经有说法是这三条巨龙用他们的身躯筑起了甲虫之墙,但实际上他们的责任是拖住其拉虫人大军,以让阿纳克洛斯和范达尔·鹿盔有时间来铸造一道屏障来阻挡虫人的进攻。深陷安其拉的这三条巨龙被克苏恩和其拉虫人所俘获,当安其拉之门再度被打开时,冒险者们可以从神庙中将他们解救出来,并顺带完成任务以获得强大的武器。




在大灾变中,凯雷斯特拉兹出现在了暮光高地,带着玩家目睹了格瑞姆巴托上空的“生死之战”(15版任务)。在暮光城塞最终与希奈斯特拉的战斗之中,凯雷斯特拉兹再度出现并帮助玩家作战,直到自己的生命力被耗尽而牺牲。




卡牌中的凯雷斯特拉兹出现在15版,拥有带红龙特点的光环式能力。这就是前边刚刚说过的与考雷斯塔兹在协调德中的配合了,通过协调而提前上场的他和可以带来红龙大军的考雷斯塔兹足以在场上摆开一支“粗壮”的盟军大队来瞬间压跨对手。


二、从梦境中苏醒——绿龙军团。
“我必须在翡翠梦境中找到答案。”——沉睡者伊瑟拉

艾欧娜同样将自己力量的一部分赐给了伊瑟拉,赐予她和绿龙军团守护梦境的力量和责任。绿龙们藉此获得了在翡翠梦境和现实中穿梭的能力,守护着与艾泽拉斯所有人梦境相接的这篇绿色的领域。而在翡翠梦境遭到噩梦侵袭时,其中的很多绿龙也受到了影响而堕落。绿龙们是德鲁伊的亲密战友,作为种下世界之树的代价,德鲁伊们需要定期在翡翠梦境中沉睡。卡牌中的绿龙军团同样出现在13版,且大多具有“当你操控的一个资源翻为面朝下时,XXX”的能力。


1. 绿龙女王:伊瑟拉,沉睡者/觉醒者

伊瑟拉是阿莱克丝塔萨的妹妹,同时也是绿龙军团的领袖,梦境之王。她是梦境与自然的守护者,自从她被泰坦伊欧娜赐予力量的那刻起,她便开始沉睡并进入了翡翠梦境,在那里审视着艾泽拉斯所有凡人的梦。她在艾泽拉斯的实体,无论龙形态还是人形态,看起来总是很快要离开这个世界并遁入梦境的样子。




同阿莱克丝塔萨一样,伊瑟拉也在上古之战将她的一部分精华交给了巨龙之魂,也在大战后参与了世界之树的种植,她为这棵树附加了魔法,使其可以与翡翠梦境相通,也是从那时起,德鲁伊们开始了长时间的休眠以便与梦境保持联系。她的眼睛(在她觉醒前)也总是闭着的,虽然能看到眼球的转动,她少数地睁开过几次眼睛,例如在看到玛洛恩死亡时,以及在格瑞姆巴托上空与死亡之翼决战时,她的眼睛颜色如彩虹一般。




在翡翠噩梦出现后,伊瑟拉沉寂了,她被噩梦所侵袭和束缚,使得龙骨荒野的绿龙圣地中充满了疯狂攻击的梦境猫头鹰。事实上在许多绿龙都被翡翠噩梦影响和腐化的同时,伊瑟拉依然在率领着忠诚于她的绿龙和德鲁伊们在翡翠梦境中抗争。随后的梦境之战,伊瑟拉在解救玛法里奥的途中被噩梦之王哈维斯所俘获,随后被她的配偶伊兰尼库斯用生命为代价救出。最终在凡人的帮助下哈维斯被击败,噩梦的力量也逐渐离开了翡翠梦境。




当死亡之翼的威胁再次降临时,尤其是在阿莱克丝塔萨怒而摧毁了巨龙间的联盟之后,伊瑟拉彻底从梦境中走到了现实,她不再是“沉睡者”,而是“觉醒者”。在小说《萨尔:巨龙之暮》中她引导着萨尔成为新的大地守护者,随后便在4.3率领着绿龙军团在龙眠神殿迎战死亡之翼。此战结束后,她的守护巨龙能力也随之消失,但BLZ在梦境之战中留下了一个坑,翡翠梦境的最深处依然盘踞着大量的噩梦怪兽,哈维斯也还未死亡,如果这个坑要被填的话,伊瑟拉少不得要再度出场。




大灾变为伊瑟拉制作了新的基于暗夜精灵的模型(此前在尤格萨隆的梦境中,伊瑟拉的形象与普通暗夜精灵女性无异),卡牌中的她也基本是在海山施法的那个动作,画风偏老气,没有红龙女王那般惊艳,而最近这张牌得到了重画(形象更接近前边说的梦境中的伊瑟拉),作为区域冠军赛的奖品,但笔者感觉还不如之前,没办法,个人无法接受这种画风。相比于配图,她的能力要更加威猛,三点的常驻攻击力就是个很大的威胁,基本可以保证在10费左右变身,变身后则可以带来源源不断的血量和手牌的优势。如此优质的能力使她成为了众多C2环境套牌的主宰英雄首选,例如奶德、奶萨、火花萨甚至是少数此前一直坚持变克或巫妖王的术士、死骑等。即便环境推进到C3,她也没有完全离开舞台,不少慢速德鲁伊的构筑依然希望能够靠变身为绿龙来扭转战局,刚刚结束的Metamart比赛中核心亚军的神骑套牌中也很奇葩地放了一张绿龙女王。


2. 女王的配偶:伊兰尼库斯,梦境之暴君

伊兰尼库斯是伊瑟拉的首席配偶,也是除她之外绿龙军团中最强大的存在,但他同时也是一个悲剧式的人物。他的悲剧始于阿塔哈卡神庙,在伊瑟拉发现阿卡莱巨魔召唤哈卡的行为并将神庙沉入水底之后,伊兰尼库斯和他的兄弟伊萨里奥斯率领着绿龙向神庙发起了进攻并摧毁了哈卡的物质形态。然而,翡翠梦境的腐蚀最终影响到了伊兰尼库斯,使他变得疯狂,也使阿卡莱得以存活并最终唤醒了哈卡。




神庙副本中的最终Boss只是伊兰尼库斯的影子,击败他后会获得伊兰尼库斯的精华。在将他的精华至于副本最后的火盆中后伊兰尼库斯的灵魂会被禁锢在奖励的那个饰品当中,每次你使用这个饰品,就能够听到绿龙的低语——哀求你释放他,或者诅咒你。如果你选择放弃这个饰品而将他交给伊萨里奥斯,后者会引导你去见灵语者阿姆布兰希(联盟NPC,但部落也可以做这个任务),任务线在这里戛然而止,成为了60年代臭名昭著的烂尾任务。




在经典的安其拉开门任务线中,玩家们得知绿色的流沙节杖就在伊兰尼库斯手中,击败这头腐化绿龙的世界事件由此展开。守护者雷姆洛斯在月光林地开启了通往梦境核心的通道,有“梦境暴君”称号的伊兰尼库斯带领着大量的噩梦兽冲了进来,目标是仍在沉睡的玛法里奥的躯体。玩家需要在清除这些噩梦兽的同时保护雷姆洛斯不被杀死,直到泰兰德率领着女祭司们出现并用艾露恩的力量净化了伊兰尼库斯。净化后的他交出了节杖碎片并返回梦境与伊瑟拉并肩作战。




在小说《怒风》中,拥有穿梭梦境能力的人类绘图师卢坎和泰兰德、布罗尔·熊皮一同发现了伊兰尼库斯,带着无法帮助伴侣的沮丧和愧疚以及对自己再度腐化的担心,绿龙帮助他们杀进了翡翠噩梦并救出了玛法里奥和伊瑟拉。最终,伊兰尼库斯在与莱索恩的战斗中将自己和敌人推进了虚空而同归于尽。(一说伊兰尼库斯没有死,因为小说里没有说明)




卡牌中的伊兰尼库斯同样在13版,拥有自己回合开始从牌库顶直接下一地的能力,与小德的其他额外下地能力不同,这张资源是重置的,但不足之处是该动作必须执行不可选择。C2和C3 的某些慢速控制套牌,尤其是变绿龙主宰的套牌(主要是德鲁伊)会选择用他来完成加速,但效果并不明显。


3. 女王的子嗣:麦林瑟拉

麦林瑟拉是伊瑟拉的女儿,同样也是在流沙之战最后被困在安其拉中的三头巨龙之一。当冒险者们进入神庙后会发现暗夜精灵形态的她,她会向冒险者们索取其拉领主徽记和源质矿石来制造强大的武器。




麦林瑟拉的卡牌版出现在15版,能力为在有资源被翻为面朝下时对目标英雄或盟军造成等同于绿龙数量的伤害,因为没有如考雷斯塔兹般大量增殖的手段,这个盟军的能力基本很难发挥出大作用,属于为数不多被弃用的龙人盟军之一。

P.S.:这次的最后这一部分是一点点个人的心情文字,如果只对背景知识或是牌本身感兴趣或者是想寻找喷点的朋友们可以看到这里就停下了。


以前在北京玩的几个朋友最近常常问我一个问题:加拿大有人玩牌吗?我说你应该先问另一个问题:加拿大有人吗?……当然这是个笑话,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又不是。就好像我同学拉我去玩LOL的时候说加拿大有一支冠军撸战队,我说加拿大牌手还打入了NACC八强呢——还是从偏远的法语区来的——结果我想花钱买张13版的绿牌还要跑到另一个城市去。

好吧,其实这篇文章发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回国继续奋斗了,为了房为了车为了妹子,也为了能打得起现在的牌。如今很多人吐槽核心环境,阵营不平衡、职业不平衡之类,其实在我看来,都是范爷的错(范爷:怪我呢?)。试想如果一套大十字军的造价跟C2的光道贼光道萨类似,个人感觉即便是国冠十六强一多半大十字大家的怨言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多,反正没有花特别多的钱,全快攻就全快攻呗。经济基础还是决定了很多东西啊,从这个角度来看范爷的设计和封装都可以看做是CZE一大败笔了,我们也只能这么挣扎着玩下去。


好在从近来的比赛来看,这种情况还是得到了一点缓解,我也欣慰的得知过去的朋友们还有一部分依然对这个游戏有兴趣。我想对我来说,回国之后能找到人出来打牌就足够了,能认识新朋友就更好了,偶尔也要到大赛去填次海,来证明自己半吊子的水平。不过国冠之后大家的兴致都不怎么高呢,希望即将到来的18版能给国冠后亚太前疲惫的牌手们打一针强心剂。


发了太多牢骚,其实是因为最近没怎么研究牌表,没法搞套跟文章相衬的东西放在最后当添头,实在是很抱歉的说。下次争取弄一套出来,还是那句话,祝大家包包回,场场卷!

友情链接

POWERD BY 178.com ©2010 Cryptozoic Entertainment. “World of Warcraft” interactive game © 2004-2010 Blizzard Entertainment, Inc. 保留所有权利.魔兽争霸,魔兽世界和暴雪娱乐都已经在美国和其它国家注册为暴雪娱乐的商标。其它相关的商标都是它们各自所有者的财产。 北京新锐地带玩具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