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张敬灏--职业大师们的前世今生!

作者:|来源:|发布时间:2012-03-09 10:38:57

作者介绍:张敬灏,10年底入坑的牌手,曾活跃在北京和老家太原的牌店中,最多只拿过店赛第一,至今仍是半吊子。曾经在北京DMF当过志愿者教过牌。如今因为工作原因外派到加拿大一年。对卡牌所反映魔兽世界的剧情和北京知识有一些了解,在组牌中自己偶尔也会突发奇想。懂的有限,文章写得不好,还请大家多包涵。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  ——韩愈《师说》

人学什么都需要老师,游戏中也不例外。虽然听说以后WOW中升级后会自动学会新技能,但在我们的记忆中,回城找训练师基本是大部分人升级后的第一件事,曾听说过有非常热衷于角色扮演的玩家每次学完技能就对着训练师深鞠一躬。在卡牌中这一点也有体现,就是天灾战争系列中的职业大师们,其实不仅是大师们,更有职业任务、各种训谕技能等充分体现了该系列中这一与职业息息相关的主题。天灾战争系列可能是WOWTCG玩家最为怀念的一个系列,因为其中的绝大部分牌过早地离开了环境,所幸在即将到来的冠军包中,所有的职业大师都将得到复刻,笔者也趁此机会带大家一起回顾下卡牌中每个职业的最高导师们。

狂暴之心——克兰诺克·马克雷德,战士大师

据说每个战士都有一颗狂暴的心,相对于在BOSS面前保护队友,他们更喜欢独自冲进敌阵开无双。而传授给他们这种能力的,就是这位站在勇士岛看人打架的人类大叔。
 
 


战士们在30级的时候会接到一个职业任务,任务让他们前往贫瘠之地东边的勇士岛。当你到达那里后会看到各个种族的战士们齐聚一堂不知道要干啥,正中央站着的就是这位马克雷德大师,他要你挑战在场的所有战士们。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战士任务,你一开始只是一对一,后来就开始陷入被围攻的境地,到最后又钻出一个名叫比格维尔的家伙来揍你。若你能够成功地过五关斩六将并最终杀死比格维尔,你就能获得克兰诺克的赏识并学会狂暴姿态。随后他又会将你推荐给一位铸造师来打造属于你的武器,便是卡牌中的战士职业任务——旋风武器任务了,其中涉及到另一位职业大师,我们稍后再提。
 

勇士岛

在卡牌中,战士大师的身材尚可,血换攻的能力有明显的战士风格,只是在充满了装备与技能牌的战士套牌中,他的作用并不大。在新环境里,他的复刻可以为战士英雄在必要时候提供一些攻击力,但总体作用依然很有限。
 


彩蛋:这个人物是经典电影《挑战者》(Highlander)的彩蛋,此片原名的意思是“高地人”,指的是居住在苏格兰高地的部落,克兰诺克·马克雷德的名字来源于电影主人公所属的部落Clan Macloed,在现实中也是存在于苏格兰的部落。在电影中,这些勇士们获得了不老不死之身,在现代社会的背景下相互挑战以求成为凡人。游戏中的这个人物可以说再现了电影中“高地人”的野蛮和好斗。

保护圣光——奥克里斯,圣骑士大师

卡牌中的圣骑士大师所在的地点是可以说既是圣光的诞生地也是圣光的陨落处——斯坦索姆的阿隆索斯礼拜堂。从后门进来第一眼就能看见,奥克里斯会在里面对玩家讲述自己的过去。他曾是白银之手的圣骑士,但由于天灾的诱惑而险些堕落,现在他躲在乌瑟尔成为圣骑士的地方,依靠这里的保护使自己免于死亡和堕落。玩家可以从血色区的狂热的玛洛尔身上打到信仰徽章给他,这样他就能走出礼拜堂,与玩家并肩作战干掉瑞文戴尔男爵,而在男爵死后,他也耗尽力量而死。而在部落血精灵圣骑士的军民任务线中,会要求你到礼拜堂熄灭这里的圣火,并杀掉前来阻止的奥克里斯和其他五位圣骑士的灵魂。
 
 


讽刺的是,奥克里斯的舍身取义没能换来他期盼的结果,在CTM中,他还是被复活成死亡骑士,替代被晋升到纳克萨玛斯去的瑞城管成为奥克里斯·瑞文戴尔男爵,在斯坦索姆深处等待着一批批前来刷马的玩家们。
 


奥克里斯在卡牌中的能力充分体现了圣骑士的牺牲精神,曾有牌手围绕他组起了一套圣骑盟军套。但在如今的环境中没有太多的优质圣骑盟军,可称道的只有联盟的大光头而已,越来越快的圣骑英雄们恐怕也不会考虑这样一个中后期见效的盟军。

彩蛋:奥克里斯没有特别的彩蛋,但在魔兽争霸3中玩家召唤的随机圣骑士英雄中有两个与他的名字接近。

父子相隔——大领主达里安·莫格莱尼,死亡骑士大师

灰烬使者亚历桑德罗斯·莫格莱尼是WOW系列着重打造的悲情英雄之一,而在WLK之前,人们只知道他有一个儿子,也就是血色指挥官雷诺·莫格莱尼,直到WLK前夕,漫画和死亡骑士新手任务的披露才使人们了解了他的另一个儿子达里安。事实上,雷诺弑父的原因除了巴纳扎尔的挑拨之外,也同样是因为父亲更看重自己的弟弟达里安。在老莫格莱尼身死后,泰兰·弗丁和巴纳扎尔附身的大十字军战士达索汉册封雷诺为血色指挥官,而达里安则加入了银色黎明。随后,达里安自告奋勇参加了一次针对纳克萨玛斯的突袭——因为他从一个巨魔牧师那里听说父亲就在里边,被巫妖王复活成了死亡骑士。他带领着一只小队从瘟疫区杀入,最终冲到了军事区,令父亲安息并拿到了堕落的灰烬使者。
 
 


但这次突袭其实是失败的,混在队伍中的奸细取得了天灾瘟疫的样本并交给了瓦里玛萨斯,间接造成了其后的愤怒之门的惨剧,而老莫格莱尼的灵魂依然在剑中而未曾获得解脱。达里安在血色修道院面对兄长时发现了这一点,他开始苦苦思索让父亲解脱的办法。他去咨询老弗丁的意见,但没能得到明确的答案。在返回圣光之愿的路上,他发现了正打算攻打礼拜堂的天灾。在这场战斗中,他了解到阿尔萨斯一定要攻下礼拜堂的原因是其地下埋藏的勇士遗体的强大力量,在最后关头,他选择了牺牲自己并唤醒了这股力量,父亲的灵魂因此得以解脱,但他却代替父亲成为了巫妖王帐下的死亡骑士。
 


之后的事情练过死骑小号的就应该都很清楚了,达里安带领着死骑们扫平了血色,却在礼拜堂跳反,挫败了巫妖王一石二鸟的计划。他随后成立了黑锋骑士团,与弗丁的银色北伐军一同北上复仇。在寒冰王冠弗丁身边的黑锋观察者其实就是他,还救过一次弗丁的命。
 


与这位大领主的鼎鼎大名相比,他在卡牌中的能力实在是……有够渣。且不说没有什么好用的死骑盟军,就算有,谁愿意付费爆掉来换个食尸鬼呢?即便复刻了,这张恐怕也只是看画的命。
 


彩蛋:达里安的死亡军马名叫伊达鲁斯,在银色北伐军基地和提里奥·弗丁的坐骑米拉多尔在一起, ICC副本中则是在骑手萨拉纳尔(死骑新手任务中给死亡军马任务的NPC)的坐骑“愤怒”的旁边。达里安有着同老弗丁相同的换装癖,在黑锋要塞中的他穿着一身死骑的T8套装,而在ICC中却颇为时髦地换作了一套T10。他在将灰烬使者丢给弗丁后也顺带着洗了天赋,从双手变成了冰双持。

任务之王——赫米特·赫辛瓦里,猎人大师

任何一个老老实实做任务升级的玩家,都必然没少被这老小子骚扰过。从旧世界的荆棘谷,到外域的纳格兰再到北极的索拉查盆地。奈辛瓦里的狩猎队遍布这个世界的每一片丛林,将枪口或者任务目标瞄准每一头珍稀的野生动物。
 
 


当然,奈辛瓦里老爹也给自己找了不少的对头,首当其冲的就是以保护自然为己任的德鲁伊们。作为吃人议会北极分会的“仁德会”将老头作为了首要通缉犯,在外域被塔布羊顶翻的哈罗德·兰恩这次直接死在了犀牛的践踏之下。而与此同时老头子的主力军还在索拉查跟风险投资公司周旋。4.1的巨魔入侵事件发生后,手下的一个猎人还被祖格的豹女养的黑豹叼走了。可以说提供了WOW系列最经典任务线之一的同时,老头子也在用自己的枪四处惹事生非。但如果你看了关于他的系列漫画后,你会对他眼中狩猎的含义有一个新的了解。
 


回到卡牌,这里老头子的能力可是要比前三位大师强的多了,想想在黑冰套牌中有相当地位的格洛伯就会明白,相对较低的费用和登场后额外的两个资源对猎人有多重要。可惜在上一个环境里猎人直到有了老虎才开始有所抬头,笔者倒是曾经见过一套在C2环境下利用猎人大师和511斥侯速变诺兹多姆的高科技防骑。而在现环境得到复刻后,不知道尚处在第一集团的猎人是否会选择他,这应当取决于优质猎人盟军的数量,一费萨特猎人,部落的一费进场打一的地精猎人或许是合适的增费人选。即便没有,三费能当五费用也还不错。
 


彩蛋:老爹的名字HemetNesingwary就是来自文学大师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很多与他相关的任务和成就也都是来源于海明威的作品,例如人人都曾经痛苦地收集过的《荆棘谷的青山》(《非洲的青山》),外域狩猎任务成就“白色雷象一般的山丘”(《白象似的群山》)以及北极狩猎任务“诺森德的雪”(《乞力马扎罗的雪》)。至于海明威最有名的作品《老人与海》在WOW中的彩蛋则是钓鱼成就“老侏儒与海”。

黑风阵阵——捕风者巴斯拉,萨满大师。

这位巨魔萨满应当是曾属于祖尔金的阿曼尼巨魔,如今离群索居在希尔斯布莱德和奥特兰克的交界处。需要提到的是,他在游戏里任何时候都没有说过自己是一个萨满,更不用说指导萨满玩家任何东西了。他只是提到当地的元素对他很不友好(其实能感受到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他是萨满了),因此要求萨满玩家用西瘟疫的野兽来为他制作一根灵魂图腾(卡牌中的萨满职业任务),并用神庙副本中巨魔萨满装饰的羽毛加以强化。这个任务曾经可以给萨满一根额外的水图腾,但现在就只有装备而已。
 
 


而另一个和他有关的任务要更有名一些,就是前边提到的旋风武器任务(卡牌中的战士职业任务),巴斯拉同时是一个铸造师,他答应玩家只要战胜他身旁废墟中的那个气元素并取来其核心,就会用这个核心铸造一把武器给这位战士玩家。这个任务曾经是战士必做任务,30级就可以拿到40级水平的武器,笔者朋友当年在入手之后就直接把传家宝奥金斧扔到仓库里去,直到穿过黑暗之门。相应的,这个任务的难度也是相当可观的,该元素异常强劲,Solo基本不可能,两个等级相当的人物打起来也很费劲,基本都需要大号帮忙。
 
 


在卡牌中,这位只会给任务的萨满大师可谓是风光无限,在他刚出现的C2环境中,就有将他加入萨满甚至是其他职业套牌的尝试,因为他的能力是带给包括自己在内所有的萨满风怒的效果——重置算是萨满职业的特色,也体现了游戏中增强萨那种黑风阵阵的爽快感觉,想当年增强萨凭借这个在45级的年代独步武林无人能挡。而在先环境复刻之后,相信会对现在仍然嚣张的萨满职业更增加了破坏力,英雄、玛祖坎恩、萨尔、伊鲁纳克以及他自身都将获得一回合打两次的风怒效果(还有18版可能会出的新新萨尔及阿格拉),更可以通过石锤以及协调提前上场,可以预见他在今后的爆头萨满套牌中将会获得一席之地。

狡诈课程——乔拉齐·拉文霍德公爵,盗贼大师

乔拉齐·拉文霍德公爵其人似乎并不出名,但他所领导的拉文霍德声望在经典旧世以及对现在的成就党来说,可说是赫赫有名。拉文霍德和他们的死对头辛迪加同为已经灭亡的奥特兰克王国的后裔,从事的同样是偷鸡摸狗的行当,但是拉文霍德相对对联盟和部落更友好一些——他们欢迎所有联盟部落的盗贼前来他们这里学习各种盗贼的技艺。对盗贼们来说,坐落在奥特兰克与希尔斯布莱德交界处非常难找的拉文霍德庄园就是他们的月光林地。而对成就狂们来说,冲拉文霍德的声望无疑是一场梦魇——前期可以靠杀辛迪加的人,但是后期必须要上缴大量的垃圾箱(同时也是卡牌中的盗贼职业任务)这种只有盗贼才能取得的东西。而盗贼在冲这里的声望方面明显有着更大的优势,因为他们可以在偷箱子的同时把辛迪加成员身上的徽章也一并摸下来。
 
 


无论是正史、野史还是玩家的脑补,都倾向于把拉文霍德描述成一个亦正亦邪,极度神秘的组织,这也很正常,盗贼本就是见不得光的职业。WLK时代的情人节任务曾让玩家到庄园后边的一条小路里去摧毁炼金师们的阴谋,但与拉文霍德本身似乎没有关系。再有就是在最新的4.3版盗贼的传说匕首任务中,拉文霍德开始鼎力协助被红龙挽救回来的黑龙王子,这位三哥打扮的王子要求盗贼们去刺杀所有的黑龙,最后是他的父亲之翼兄。在4.3上线前曾有传闻说乔拉齐·拉文霍德本身就是一头隐藏许久的黑龙,但上线后这个“荣誉”被转到了庄园中给任务的法拉德身上,在盗贼取得橙匕后会触发一段剧情,和王子一同杀死这最后一头被诅咒的黑龙,然后看着王子变身一头幼龙扑腾扑腾翩然而去。
 


卡牌中的拉文霍德公爵明显要风光的多,在环境推进到核心2之后,他成为了佐拉克图控制套中的强力成员,这套牌主要依托制皮鞋和坐骑提供绝对的防御力,配合盗贼强大的控手和控场技能,拉文霍德公爵提供的就是强大的控制力和输出。套牌中多的是拜格、腐烂的约翰尼这样优质的盗贼盟军,只要留出少量的费用,就可以成功控制住对方的攻击点。到了现在的核心3环境,相信公爵依然是控制盗贼们的首选,454的身材也是不错的打手,也可以和范家父女等优质盗贼盟军配合,在套牌中省去了凿击等一干控制牌。倘若在将来的版本中能够解决盗贼的补手问题,相信这个一度辉煌的职业还可以崛起。

自然之力——守护者雷姆洛斯,德鲁伊大师

你可以在月光林地的北部看到这位身材健硕的丛林守护者,他是半神塞纳留斯众多的子嗣之一,可以说是现存的仅次于刚刚复活的塞纳留斯的第二强的德鲁伊(玛法里奥等凡人德鲁伊的实力还是无法与半神后裔相比的)。他曾帮助建立了塞纳里奥议会并教导了第一批的凡人德鲁伊(全部为男性,从考古学得知,很久以后女性暗夜精灵才得以成为德鲁伊)。
 
 


如今,他基本成为了月光林地的代言人。在60级的年代,他曾经带领玩家对抗入侵月光林地的梦境暴君伊兰尼库斯,并最终完成了流沙节杖来打开安其拉的大门。而在WLK,他帮助玩家进入翡翠梦境以取得翡翠橡果用以帮助驱散北伐军战士布雷登布莱德身上的瘟疫(核心2中的热门任务“雷姆洛斯的恩赐”)。同时,在梦境之战开始之前,他一直关注着沉睡中的玛法里奥,这一点在小说《怒风》中有所提及。
 
 


在卡牌里,雷姆洛斯具有德鲁伊特色的“下蛋”能力能够帮助德鲁伊英雄瞬间获得大量的树人Token,曾有人组过彩弹德鲁伊盟军套。但是优质德鲁伊盟军并不多,且造出的Token有下一回合惨遭扫场甚至变成食尸鬼爬起来的危险,所以并不实用。到现在的核心3中,扫场能力的缺乏和大量的怪物德鲁伊盟军似乎使得这个套路看起来能够实现,但偏偏又冒出一个新版的雷姆洛斯来,也就是17版的“雷姆洛斯,塞纳留斯之子”(听说最近还涨价了),两个雷姆洛斯虽然根据规则可以同时在场,但费用一个相对这个正常一个偏高,能否适用于同一套牌,抑或是抛弃其中哪个,或许会成为新兴的德鲁伊协调套需要考虑的问题之一。


彩蛋:雷姆洛斯的名字或许来源于罗马神话中建立罗马城的兄弟俩罗慕路斯与雷穆斯(Romulus and Remus),大家对于他们的故事应该都比较清楚,他们被狼抚养大,在建立罗马城后又发生争执而自相残杀。一般认为他们是虚构的人物但也有研究表明这两个人物是真实存在于历史中的。

人生赢家——罗宁,法师大师

身为暴雪的“亲儿子”,能够作为法师代表自然应当是一个历经艰难拯救世界并且拥有主角光环妹子在手的人生赢家式的人物,红胡子的罗宁绝对是当仁不让。这个毛头小子当初只是个学业一般的学徒法师,但老师是红龙女王的配偶,永远虚弱的克拉苏斯。这么强大的背景没有给他带来太多好处,却带来了一个足以要他命的任务——到格瑞姆巴托去解救红龙女王,顺带看看能不能干掉死亡之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基本是派他去送死,凯尔萨斯有原话说的好:“最好死亡之翼一口把他给吞了,自己还噎死了,这样我们就一次解决了两个麻烦。”
 
 


但是我们的人生赢家就是有扭转乾坤的能力,原本只负责把他送到南海镇的温蕾萨·风行者铁了心跟着他,连同一直看着温蕾萨流口水的矮人弗斯塔德·蛮锤,就连死亡之翼也看中了他,决定利用他夺得恶魔之魂。他在死亡之翼的指引和控制下解救了红龙女王并找到了恶魔之魂,但无法找到破坏它的办法,以至于守护巨龙们不得不以受损的实力与死亡之翼战斗。最后,罗宁领悟到只有用死亡之翼本身才能破坏他的造物,而老黑龙用来控制罗宁的挂坠中恰好有一块他的鳞片。最终恶魔之魂被破坏,巨龙恢复了实力,死亡之翼大败而归,而罗宁也成为了大英雄。
 


现在看来,罗宁具备一切人生赢家的素质——强大的背景,无敌的运气,还能够成为艾泽拉斯为数不多的把到精灵的人(无论在游戏还是现实中这都是无数人羡慕的对象)。这还不够,他随后还跟着老师以及兽人布洛克斯希加玩了一次穿越,把一万年后的奥术魔法技巧教给了当时还是个冲动青年的伊利丹,并亲眼目睹了上古之战。拥有这样经历的罗宁也顺理成章地在达拉然被毁灭后成为了新任肯瑞托议会的头头,并带领着法师们将达拉然从废墟上升起,飘到了北极。也许很多人觉得罗宁只是运气好,实力上跟吉安娜等大法师相比就是渣渣,结果他很快在3.1奥杜尔的预告片中给出了答案——在肯瑞托议会大厅二楼用一个奥爆把暴怒的瓦里安·乌瑞恩和加罗什·地狱咆哮隔了开来。
 


卡牌中的达拉然城主拥有着绝对有法师特色的能力——打断,因此他绝对有资格被称为“康师傅”,只要有他在场,你手中的任何一个法师盟军都可以当作两费康来使用。这听上去很美,但也仅仅是听上去罢了,罗宁的异能最扯淡的地方就是所弃的法师费用必须跟你要打断的牌的费用相同,这一点就足以把他打入到万劫不复的牌本地狱中去了。即便是在法师强势回归的核心3,他也恐怕依然走不出牌本——对于很多嫉妒这位人生赢家的朋友来说,或许也是件好事情吧。

虚空深渊——莫苏尔·召血者,术士大师

这位名字比起人类更像是巨魔的术士大师就居住在燃烧平原西北部的风暴祭坛。60级的年代,很多术士在得知自己可以通过任务获得坐骑而不用去花那坑爹的1000金之后都屁颠屁颠地奔过来找他,没想到却从他这里开始了一段痛苦的征程。通过他的叙述,玩家了解到恐惧战马是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的生物,要把它召唤到这个世界来就需要去费伍德森林的暗影堡找一个魔王要最关键的克索诺斯星尘以及去收集狂暴野兽的血液来制作墨水。
 
 


当然你不是能轻易见到魔王的,需要跟大师买一瓶药水才能让你跟魔王的声望暂时变为友善;魔王也不是轻易能把星尘交给你的,还得杀死一位军团的叛徒才能有资格花钱跟他买。而搞定星尘和墨水之后也还没完,你需要收集大量的材料以完成接下来的任务,这些材料涉及到四种商业技能,考研盟友和钱包的时刻来到了。在一切就绪之后,你就可以带着任务物品前往通灵学院的观察室去命令一个小鬼把召唤卷轴写好,然后又到了花钱的时候,不但要托炼金的朋友帮你点奥金,更要花掉250块大洋买到召唤用的任务物品。最后终于到了厄运西的召唤场所,在干掉伊莫塔尔之后,就可以开始召唤仪式了——不能放松,因为这场战斗不亚于当时的任何一场副本BOSS战,海量的各色恶魔会不断涌出,而你要同时注意三件任务物品的情况,时刻准备点他它们来修复,而修复是要损耗灵魂碎片的。在仪式最后,马终于出现了,但同时也出现了一个恐惧魔王,这里只要把马干掉,马的灵魂出现就可以交任务了。这便是人们印象深刻的术士职业坐骑任务(同时也是卡牌中的术士职业任务,牌上的配图充分再现了做最后一步时的混乱场面),虽然可以免去1000G的高额负担,但需要付出的代价是繁琐的任务线。
 
 
 

卡牌中的莫苏尔·召血者能力与莫格莱尼大领主类似但稍强,尽管如此,这个花一费一换一的买卖看起来怎么都感觉不靠谱,无论是C2环境下的蒂姆则、海伦娜,还是C3环境下的罗莎琳、无间行者,想来都不是可以从容牺牲掉来完成一次直杀的主,更别提根本掰不掉的暗欲和迪斯维了。五费更是决定了没有加速的情况下起效时间晚。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他的能力对于术士或非术士英雄来说基本没有区别,泛用性较强,但是仔细想想这似乎也算不得什么好处……

终极救赎——艾瑞斯·哈文法,牧师大师

艾瑞斯·哈文法是一个出现在东瘟疫之地斯坦索姆和病木林附近的灵魂,正如卡牌上的标签,是一位已死的牧师。但卡牌上画的艾瑞斯似乎是一位男性,但从游戏里可以发现实际上是个如假包换的妹子。她是天灾入侵时洛丹伦的牧师,为了帮助转移一批人类农夫逃离天灾军团的追击而牺牲,并且她的使命也未能完成。牧师玩家们从她那里领到的任务,就是帮助她完成这一使命,尽管她和那些农夫都已经变成了冤魂。
 
 


这便是牧师史诗任务线中最难的一步,在MC从管理者背后的箱子中拿到神圣之眼,并在诅咒之地干掉游荡的卡扎克来拾取或是在AH天价购得暗影之眼后,这两个眼睛将牧师玩家引到了艾瑞斯的面前,当然要看到她必须要装备神圣之眼。她要求玩家完成她未竟的职责,也就是在死到15个农夫之前,保护50个农夫安然离开。这个任务要求牧师单人完成,你的基友们能做的就只有给你上Buff而已,这一点就决定了在60年代此任务的难度。大量的亡灵战士会出来攻击农民,再加上无法选定的亡灵法师和地上的毒水,使得你不但要给农夫们刷血更要努力吸引亡灵战士的仇恨。这个任务充分考验了牧师的控蓝、打断施法以及活用低级技能等多项技术,无法被拖出的农夫血条更是让你感到了不同于Raid打地鼠的治疗考验。当然完成后的回报也是相当值得的,一把可以在光与影之间互相转换的法杖对60级的牧师无论是治疗还是输出都有很大助益,同时它的造型设计也是相当经典的,即便是今天也有无数老牧师玩家(有很多妹子哦)将自己的武器幻化为祈福(英文名Benediction,意即天主教祈求赐福的仪式,大主教本尼迪塔斯的名字也来源于此)的样子。
 


回到卡牌,牧师大师这张牌很明显的彰显了“保护”的主题,她虽然费用较低,但不是瞬发盟军,无法达到如戒律罩子一般的防护效果,所以无论在C2还是C3环境应用的范围都比较窄。尤其是现在C3环境的优秀牧师盟军恐怕就只有两边的充能人了,或许这个进场效果可以结合信仰之跃一用,使部落充能牧师同时达到弃牌和使另一盟军无伤解场的效果,但这个结合有点太理想化了。



彩蛋:牧师大师没有什么彩蛋,只有她的姓Havenfire明显是Heaven Fire,天堂之火的意思,难不成她是个戒律输出么……

终于,在卡牌中出现过的十大职业导师的介绍就此告一段落了,这些人在魔兽世界的历史中有的赫赫有名,有的闻所未闻,但与其相关的故事、任务及物品等应该都是魔兽玩家,尤其是从60级的年代走过来的魔兽玩家们难忘的回忆。如今他们在游戏中与玩家接触的机会虽说是越来越少了,但在卡牌中,他们得意借冠军包的东风而“复活”,扩充了我们在组牌时的选择。我想不论是不是热衷于角色扮演的玩家,都应该对教会我们一个个技能,并通过一系列任务让我们获得炫目的装备或是拉风的坐骑的这些大师们有一种尊敬之情。感谢大家看我码的字,希望能够对爱好魔兽历史的朋友们有所帮助,有任何描述错误或是不够的地方也请大家不吝赐教。最后祝各位牌手包包回,场场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