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长沙老王--西行漫记!

作者:|来源:|发布时间:2012-03-05 08:11:05

西行漫记

------纪念成都DMF·长沙老王




公元2012年2月29日,也就是成都DMF结束后的第三天,我独自在网上徘徊,遇见A君,他说:哥们你给DMF写了些什么吗?我说:我向来是不善于写的,本君子敏于言讷于行,有那时间多看看内涵图不好吗?他就正告我:你丫还是写一点吧,你看坛子里那些写DMF的文章,毫无科技含量,吐槽点极低,必是为补充包而奋笔的穷书生。

这是我所知道的,凡我所见之文章,以覃君和温君为首,皆为胡编乱造之楷模。然而就是这样的涂鸦之作,因了外挂数套牌表,竟然也引得蜂舞蝶绕,我也觉得有写一些东西以弄乱反正的必要了。这虽然与看客不相干,但在吐槽者,也大抵只能这样而已。倘使我便真的相信有所谓“吐槽帝”的存在,那自然是我等顶礼膜拜的对象——但是,现在,却只能由得我先来。

但是我实在不知从何吐起,90多位参赛牌手的音容笑貌,洋溢在我眼前,我左脑装着富强粉,右脑装着农夫山泉,摇摇头,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低吟浅唱,必须是在酒过三巡之后的。然而几个伪技术派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惶恐,我也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点选关于DMF的若干面孔,以我最大的敬意再现于这美丽新世界,使他们悲愤于我的吐槽,就将这作为对本次成都DMF的纪念,奉献于诸君的眼前。



真的牌手,敢于直面阉割的牌池,敢于正视晕染的纸面,这是怎样的坚定者和执着者?然而魔兽卡牌又终究被庸人所设计,以更强烈的抽脸,来减轻抽脸的痛苦,仅使留下高贵的空哥以及更高贵的范爷。而就是这高贵的空哥和更高贵的范爷,又给牌手以憧憬,得以维持这更快更贵更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世界到哪版是个尽头。。。

我们还在C3环境里玩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些东西的必要了,离成都DMF结束也已经有3天,吐槽的怨念快要降临了吧,我也正有写一些东西的必要了。



在参加比赛的90余位牌手中,奚磊君是我的兄弟,兄弟云者,只有一二三四五,哪得个十百千万,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但现在竟然有些惭愧,我应当向伊表达我的尊崇与礼赞,战战兢兢于“冠军哥、奚大湿”的光环笼罩之下,是的,我不喜欢吃葡萄,因为葡萄据说是酸的。

伊是从魔兽卡牌一版起便随我征战各地的死党,08年的北京国冠,长沙随我出征的光猪6壮士,其中便有伊一个。到如今6壮士各自飘零,至死不渝的坚持战斗在卡牌第一线且坚持基本每个系列撕一箱练手的,也只剩下了伊和老邓而已。伊的性格有点内向,属于闷骚型宅男,于是在不熟识的人看来,伊在比赛中不苟言笑,沉稳大气,颇有大湿的风采。若你跟伊相熟了,伊便会很热情,帮忙做事不计利益,诚心诚意,态度是温和的,始终是微笑的。这次成都DMF行前,伊微笑着来寻我:老王,你说我是打大十字好呢还是打大十字好呢还是打大十字好?我说:莫急,待我测试了再说。于是便与伊贴条了各种主流套牌测试,空哥与范爷在白条七十二变的面前显得毫无战斗力可言。从BL快攻大十字到中速大十字再到LM控制型大十字,从LM控制冰法到怪物冰法再到部落攻击性冰法,恶魔SS,绿叶LR,码套ZS,牧师快攻,鱼人快攻。。。忽一日,伊惴惴地来寻我,说:老王,长沙一个范爷都没有啊,不如我去请4个吧。我说:糊涂啊,凤凰不落非梧之木,似长沙这等贫瘠之地,何以供养4尊范爷?君不见,深圳几位牌友,因了引不来范爷落足,一怒之下各撕一箱宝藏包练手吗?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终于在西行前的一个礼拜,我给他定了那套夺冠的快攻冰法,怪异的舍弃了所有的打断,所有组件都以抽脸和阻止对手抽脸为目的,基本稳定6回合左右KO,除了对码套,先手胜率60%以上。虽然我对套牌很有信心,但对操控套牌的人。。。好吧,我错了,冠军哥,请我吃饭,不要鱼翅炒的。。。



在魔兽卡牌这个圈子里,我还是有几个朋友的。除了普通朋友,就只剩下了两个,一个是安平覃君,一个是jimmy温君。

我是在25号的早上报名时才知道覃君群组了一套奇葩的协调德来参赛,到下午9轮构筑打完,协调德众有2人进了16强,覃君竟也赫然在列。但我对于这套牌,向来是不大看好的,虽然OTK的组合技很是犀利,但若对手有准备,前期扫掉场上各种低费的协调生物,基本就只能生生看着对手打脸而强作欢颜。然而我还不料,覃君居然淘汰了我徒弟刘闯的大十字,昂然挺进了8强。

但事实便是证明了,证据就是在8强战的比赛中,覃君因了各种原因干扰,前期没有没有协调盟军在场,无法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达成OTK必杀,从而被苏甦同学爆头,含恨而败。

至于温君,本是广州牌界出了名的高富帅。1月间相见时信誓旦旦的说:老王,成都我会去的,我请了4尊范爷啊。到2月便听说伊将4个范爷冲抵了不知什么风流债,高富帅翻面成了矮穷挫。成都相见时伊的套牌已经换成了没有范爷的恶魔SS。但许是缘了否极泰来的因果,伊在比赛中竟是一路高歌猛进,直到最后才倒在决赛的门外。内情是,恶魔SS在长沙众的赛前集训中,已是被打烂了的套牌,苏甦一看狼人SS的这张脸,就已是心花怒放成竹在胸了。。。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温君到成都的目的不过是为了“看看老王的肚腩,陈阳的下巴,覃安平的装X”,如此看来,其目的已达到,成都也算是不虚此行吧。



且慢,我还有故事要说。

我没有亲见,听说,他,KEN君,当时是欣然前往的。卡坦,桌游而已,稍有常识者,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结果。竟然在比赛的前一天晚上发烧了,寒气从足底入,经阳维脉延足少阳经上行,竟至侵伤五脏,恶寒发热。但还没投,在3负后的边缘坚持打完比赛,因小分的缘故饮恨。同去的波君情况稍好,没有发烧,但也只能在16强外逡巡。同去的陈阳君更是狡猾,完全放弃了第一天的比赛,只在第二天的全环境中借了一套BL狂暴战去充数,居然也有3胜,一个牌手喊:陈老板,我要卖刮刮卡。于是他投了。。。

始终如顽童般微笑的和蔼的KEN君确是填海了,这是真的,有伊最后的standing为证;沉勇而友爱的波君也填海了,有伊自己的standing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陈阳君还在赛场里坚持。当三个基友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卡坦岛的欢愉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卡坦后的倦怠,填海后的失落,相逢一笑尽在不言中。



时光如水岁月如歌,一次的比赛8强,在牌手来说算不得什么。至多不过是给有心的牌手以套牌思路上的支持,或是给无心的牌手以吐槽话题里的谈资。至于此外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聊聊。不过是撞大运式的比赛,就好像公园里的碰碰车,转来转去,只要你坚持,总有一下会撞上的。但是赢得冠军是不在其内的,它需要付出的努力更多。

然而有了成绩,就不免希冀着能保持并扩大,至少,也然是承载着朋友,兄弟,爱人的期望,等到下次比赛再临,重上征程的时候,就会有着这样那样的压力,想赢怕输,哪个牌手不是如此。东方不败曾经说过:“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明白了这点,也就够了。



我曾经说过:我向来知道外国人是不惮于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很有几点出乎我的意外。一是某些国际友人竟是如此的见微知著,以范爷在8强的出镜率来界定套牌的强度。一是正义的使者罪恶的克星全世界都有,路见不平吼一声的大有人在。

我知道国外对于17版环境后第一次大型C3环境构筑赛DMF成都站比赛的某些评价是在回长后的第二天。Zoray在群里给我发了个外国人吐槽的链接。虽然是极个别的人,但看其吐槽的从容果断,坚定不移的气势,很容易判断出丫是死宅电脑,不谙世事,洗脑过度的喷子。范爷不过是走了大十字的路子,才会在16版的环境中显得高贵无比。随着大十字的被针对,范爷最终将会取代当年波女的地位,只是其泛用性更高。若是到了每套牌都必须要用范爷,否则就打不过的地步,那范爷离成为魔兽卡牌第一张禁牌的日子也就近了。倘要寻求成都DMF对C3环境的意义,意义就在于新的尝试吧。



日子还要继续,在总结经验之余,依稀又看见了新的目标。真的牌手,将无所畏惧,奋然前行。

浓浓的怀念,写成一笺满满的回忆。。。

长长的回忆,写成一笺悠悠的怀念。。。

成都DMF过去了,成为了我们生命中的一个节点,回忆里的一道风景。

让我们期待再会!

友情链接

POWERD BY 178.com ©2010 Cryptozoic Entertainment. “World of Warcraft” interactive game © 2004-2010 Blizzard Entertainment, Inc. 保留所有权利.魔兽争霸,魔兽世界和暴雪娱乐都已经在美国和其它国家注册为暴雪娱乐的商标。其它相关的商标都是它们各自所有者的财产。 北京新锐地带玩具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