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冠战报征文】醉笑陪君三千场 不诉离殇(一)

作者:藿香|来源:|发布时间:2010-09-08 17:33:14

 国冠已经过去十几天了,总觉得自己离开了长沙离开了牌店就离这个圈子远了。战报拖了一天又一天,总是惫懒,不是从何动笔。今天在网上跟人闲谈,输入“xy”,不想输入法弹出来的第一个词组居然是“许燕”。我感慨了半天,于是打开命名“长沙国冠”的文件夹,一一翻看那些照片,试图回到那个充满欢笑和梦想的周末,试图告诉你们——大梦谁愿觉,悲欢我自知。
你们看到的版本可能有些支离破碎。天可怜见,要一个家伙为同一场赛事写两份战报,其中还有一份是限定字数的——这真的是满不人道的一件事情。作为一个曾经靠字数吃饭的前记者,香姨平生最痛恨的几件之一就是写应制文,还卡字数的那种。好在这次国冠我的确有自己想说的事情,我会像写牌手浮世绘那样按照地域的顺序做一个连载。如果香姨有不小心忘记了你们谁,记得提醒我~~

贵州:描花试手初
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去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等闲妨了绣功夫,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
那天读到这首词,突然就想起了在赛场上见到的贵州美女牌手苏苏。她给我的感觉很特别。老实说,玩魔兽卡牌的女孩子本来就少,我当年曾经觉得唐克的老婆长得还不错,但是她现在也很少出现了。然后就是新近崛起的丹丹、小虫、詹超等人。我也会因为她们是女孩子而特别留意一下,但是他们给我的感觉都不是那么强烈。
小虫也曾经在赛场上引起轰动,她也是爽朗豁达的女孩子。我跟她说我要去重庆,她说我可以住她家跟她睡,我笑问,那你老公怎么办?她一脸理所当然的回答我:让他去睡地板啊!但是苏苏不一样。当我第一次在赛场看到她的时候,我拍下了下面那张照片,她真的让我眼前一亮。她站在那堆牌面前,很虔诚很认真,给我的感觉特别和谐。当然,最关键的一点是,她很漂亮~如果不论皮肤的话,她绝对算得上是我在卡牌界见过的第一美女。

她是贵州牌手,这是她第一次出战大赛。八强赛的时候我有专门找她聊。我记得我采访她的时候端端正在里面打比赛。我不断的中断我们的交谈祷告,她微微的笑着在旁边安静的等待,阳光从背后斜斜的飞进来,那感觉真的很美。
我想对于她而言,玩卡牌的道路一定比别人多了许多欢乐。贵州一开始是没有牌店的,他们是到网上订购补充包,自己去下**研究,慢慢一点点从会到不会的。她笑着告诉我,一开始的时候,他们理解的消灭和打断的意思是一样的。于是牧师就各种强力了,因为康多啊!简直无敌了!说这话的时候她自己也在笑,但是丝毫不会觉得窘迫,反而带着一种从心里面透出来的欢愉。
这次苏苏是跟她老公一起来参赛。我很好奇,在打牌方面,到底是他们谁启蒙了谁。她说,最开始是他们两个人一起研究的。“是我老公陪我一起每局无限翻英雄的。”她笑着说,“还有啊,那时候我们盟军每次进攻都是先付费然后再攻击……”她笑得比午后的阳光灿烂很多,满脸的笑意几乎铺满了赛场旁边的那个小隔间。
苏苏告诉我,她会如此坚定玩牌的信心,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卡牌@桌游》杂志第一期的时候她将回执寄去韩国抽奖,然后中了个一等奖,从此以后她就坚定了玩牌的信心。他们一帮人慢慢的从不会到会,然后慢慢看着第一家牌店开起来……我觉得这真是一个美丽的过程。

苏苏还特别开心的告诉我,这次比赛她认识了好多朋友,学到了好多东西。在贵州的那个圈子里面,他们彼此熟悉到可以通过小动作来判断对方的手牌,然而在这里,她却见识到了各种以前没见过的怪叔叔。她还特别跟我提到跟她对局的某位来自北京的大师,一脸崇敬的跟我说:“那个人好好哦!一边比赛还一边教我怎么玩!”(这位大师我认识,但是我就是不告诉你们是谁,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哈哈!气死你!)


让我看看是赢了还是输了?输了回家跪键盘!对于这对恋人而言,打牌也算是一个特别的爱好了。两个人在家吃晚饭还可以打一把,输的人去洗碗……这样的生活多幸福~

比赛的时候还发生了好玩的时候。苏苏的全名叫郑永甦,最后一个字超级生僻。右边的那个家伙也叫苏甦。而且两个名字居然都是外公取的……于是他们两个正经八百的站一起和了个影,那位男士还结结巴巴的要了联系方式。呵呵~很期待后续发展哦!最好笑的是拍照的时候刘永站在旁边说,要是还能再找一个叫苏苏的就好了,我往中间一站,我擦,巴罗夫!于是我很镇定的在旁边接了一句,你现在也可以站过去啊,就变凋零者了嘛!

 

友情链接

POWERD BY 178.com ©2010 Cryptozoic Entertainment. “World of Warcraft” interactive game © 2004-2010 Blizzard Entertainment, Inc. 保留所有权利.魔兽争霸,魔兽世界和暴雪娱乐都已经在美国和其它国家注册为暴雪娱乐的商标。其它相关的商标都是它们各自所有者的财产。 北京新锐地带玩具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