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赛后感]魔兽卡牌,让我们走的更近了.

作者:lookmezh|来源:178|发布时间:2010-06-08 10:30:42

  点击查看原帖>>> 

  大赛归来,总觉得不写点什么,对不起自己第一次的参赛经历。毕竟有这么多爱好魔兽卡牌的牌友不能参加本次比赛,因此我写点东西,总会有人看的。当然有人比较喜欢看,有人则开始吐槽。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感觉,让别人去喷吧。

  大战之前

  赛前准备工作必须做到位,场地的地址,交通路线,早餐,笔,纸,牌,牌套,牌盒,牌垫,雨伞,钱。不过,做为天津牌手,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向导,那就是许岩同学。他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大家省去很多力气。比如,帮着订火车票,订宾馆,订午餐,订蛋糕,组牌套。。。。听起来,他真的不像来比赛的。嘿嘿。。不过,他运气不好,为啥不好呢,下面再谈。都说是参与第一,但第一次参赛,绝对充满好奇。

  先说赛场的感觉,牌手之多,多到想到几个熟人都找不出几个了。唯一熟悉几的北京牌手都见面了,寒月,王小姐,小黑。经过高人指点,我对号入座的认识了贾斌,牛超,林楠(穿着校服真可爱呢)。这次参赛的女牌手有三,可惜重庆的小虫虫没来,可惜呀。。。(某德,你不是再嘲讽我吧??)其中一美女牌手为天津牌手,据说有很长的万智牌牌龄。比赛当天,也是她老人家生日,于是一个硕大的蛋糕出现在她面前。(裁判:快拿走,小心我DQ你!)。另一个美女是沈阳的牌手,为人热情机智。我有幸和她对战一局(后面有写)。最后一个美女是拿着相机比赛的美女,由于没有对战过,因此不知道她是哪个城市的。只知她最后进了32强,然后开包开出了突袭人等高贵的蓝牌。。。各种羡慕。。

  比赛开始了!

  第一场比赛的第一个BUG,出现在我的身上了。说实话,我真不是故意拖延大家的第一场比赛,而是比赛现场竟然有一个和我重名的玩家。于是,我们两人就头大了。不知道谁该去哪桌。在卡牌客主管的建议下我们修改了系统中的名称,加上了UDE的尾号,于是比赛开始了!

  很巧的事,我遇到了同为天津牌手的小病毒,于是一场城市内战开始了。我使用的是联盟火花SM套,小病毒使用SS套,由于SM对SS本来就比较克,第一个回合上场出一个1/2/2斧子。SS立即心灰了。。。当小病毒在5费使用欺负时,我英雄翻面(本回合我不能弃牌)。于是SS被完克。。。。小病毒。。。不好意思呀。

  而在此时,一场真正惊心动魄的比赛在许岩牌手那里正在进行。由于时间接近结束,自由行动的牌手越来越多,只有几桌还没打完,而其中一桌就是许岩,更让人吃惊的是,在这时间结束将要数回合时,他们的比赛竟然是0:0,也就是说,他们用了一个小时还没打完第一盘。。。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叛法 VS DK。 叛法已经成功变克(由于怕DK的亡灵大军,所以没抢人),并且场上有面包,灵息杖,暴风雪。而DK场上为亚当,波女,巴洛夫等人。但由于暴风雪在场,只能波女慢慢攻。。但对方反复吃面包,这太头疼了。最终,裁判到场数伤。许岩的DK败给了叛法的面包上了。。。真可惜。

  第二场比赛,我和沈阳美女相遇。相信论坛上已经有她的照片了。她使用兽人战士,整体的思路就是兽人冲呀冲。她说玩牌时间不长,也是被另一沈阳牌手拉来的。(有幸,我和那位沈阳牌手也对战了,所以说呢,我和东北有缘分。)她使用的兽人战士已经有模板了,因此牌力非常强。奥格瑞码进场后,她小心翼翼的问我,有没有扣地的盟军?我笑到,LM扣地盟军不多。我没有。于是,她开心了。。。但第一局,似乎她的快攻根本没有快起来。虽然,她1费突袭人,2费高拉*2(好像是)。而我2费一个闪电弧,3费亚当,4费狼魂。。。她郁闷了。。因为她的场上很空很空,而我的场上盟军很多很多。。。(到底谁打快攻呀)。第二局,她牌运来了。20顽强人一下子拍了两个,然后有狼王+虎宝宝,而我还剩3血时,我算了一下,当前回合最多能打她到28伤。投了。第三局,她起手不错,我也不错,风图腾、雷象、狼魂等等。基本上SM不会怕盟军快攻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于

  是在友好的氛围下,我2:1小胜了。

  第三场比赛,我对战廊坊的牌手,由于他参加过近期几次天津比赛,因此也算熟人了。他的牌套是KUMA套,突袭人

  ,高拉,狼王,虎宝宝,风图腾。。。标准配置。原则上,我的解挺多的,迟钝的矮人,风图腾,护卫狼。但他同为SM,盟军同样强力。唉,高价值的牌就是不一样呀。四费时,他会准时上场狼王,然后就是一痛狂扁。。不过,

  由于我属于中后期的打法,因此战术是解场+反击。前两盘,1:1战平。第三盘,他已经有点不在状态了。不知道是

  着急,怕数时间,还是因为他的战术被我打乱了。竟然在有手牌时做瓦丝其任务。。于是,DQ了。。。

  就这样,我在幸运女神的关照下,以3战3胜进入了轮抽第一桌。。。而事后才知道,凡事真是有得必有失。。。

  轮抽!我的痛!

  能进入第一桌的,都是3胜玩家。而我的轮抽经验为零。因为我从来不打轮抽,从来不开包,从来不收藏,从来不囤牌。我就是一个纯牌手(新人)。比赛前,我曾向2仪空等人询问轮抽的关键之处,但实际上,所获得的信息都是零散的。有人说,轮抽时,你能猜出有人在使用什么职业;有人说,轮抽时,你要扣炸弹;有人说,轮抽要选强力盟军,必须有护卫和治愈。。。于是,我对自己说,轮抽。我只扣蓝紫。

  轮抽开始了,每人发三包。当裁判一声令下,我迅速打开第一包寻找那一蓝时,竟然发现了是一头牛族坐骑!!!(我无语了。。。)这咋办?其它卡牌都不熟悉,就在我第二遍看牌时,裁判已经下令扣牌,传牌!!!我的天,

  这真要人命呀!于是我找了一张熟悉的牌:尖牙,一扣了。然后,我就决定打猎人,找了一些猎人的钉的技能,装备和一些蜘蛛盟军。。。第一包就在糊里糊涂中传完了。。。我的感觉,这时间也太短了吧?哪有1分钟,分明只有45秒!于是,我把希望放在第二三包的蓝紫上。而第二包蓝卡,奇美拉射击。。。第三包蓝卡,猎人3费杀。轮抽真是一个恶梦。

  终于抽好牌了,大家又被分配到不同的桌子上登记。。于是,我发现恶梦还没结果,要在1小时内将自己使用的牌和拥有的牌登记到牌表上,那真痛苦呀!我速度的登记牌表,然后还有15分钟。开始组三十张卡的初始牌组,然后再登记使用的牌表。。。。我的天,时间太紧了。。

  比赛又开始了。

  第一局,遇到了重庆的波波(男),一个非常熟悉的牌手。他是重庆桌游店的老板,是一个非常帅的帅哥。不熟悉他的人请看我之前写的文章《重庆:热情的欢迎》。另外,他也是亚太八强选手,本次比赛他也进入焦点桌(当然不是和我对战)。而第一局和他时,虽然我没有什么心理压力。但打轮抽的牌是需要不同的技巧的。。比如,小盟军和大盟军的出法,比如装备的用法,比如牌库是会被摸空的。虽然2:0输了,但我的轮抽经验已经不再是0了。由于时间充足,波波又陪练了几盘,并且告诉我哪些备牌可以入主,这对我打后面的轮抽帮助很大。

  第二局,遇到一个部落猎人。很明显,他扣了很优质的部落盟军,连636大树都有。并且,留了很多1费3伤的技能。对我这种小盟军真的很伤的。由于是同桌,并且同为猎人。因此,我们的牌相互干扰,但总的来说他扣的部落真挺好的。虽然打出一点点的COMBO出来,但已经变成了1:2负了。。。这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

  第三局,我遇到了同为第一桌同为二负的牌手。他曾说,自己只打过1次轮抽赛。这是他第2次打轮抽。于是,第二次打和第一次打的我相遇了。他是联盟贼,主攻手段,前期使用1/0/3法师,3突袭。然后不停的使用贼技能(搞晕两个盟军,不能重置一回合)。于是,第一盘我输的奇快。大约只有10分钟吧。。。不过,他的思路知道了,后面就好打了。我换上备牌后,开始防守反击。虽然依然被他搞晕。但我的尖牙和其它护卫朋友都准时上场,前期被他抢了15点血。中期上了治疗的盟军,就开始控场了。然后竟然神奇的 2:1翻盘。。。终于,轮抽的恶梦醒了。

  第一天的战斗结束了,虽然有点疲劳,但精神很好。我找到宾馆后,便四处寻找北京小餐馆,最后买了一瓶冰镇啤酒吃了十几个烤串。吃的那叫一个美呀。到北京,必须要吃北京烤串。呵呵。回到宾馆已经九点多了,睡觉。

  -----------------------------------------------------------------------------------------------

  16强!最后的机会!

  我的目标是保32,争16。嗯嗯。我知道自己的实力,而且第一天的4胜2负已经说明了问题。于是,今天上午的构筑会是十分重要的比赛。搞好了,能进前16;搞不好,也就是32边缘了。

  第一局比赛,一个北京的牌手,同为4胜。他使用狂暴战。比赛之前我已经对狂暴战做过充分的研究,自认为有拳手和先知戒指可以拆他的主要装备,而净化链专门对付他的死愿。但无奈,第一局这两种牌与我无缘,我面对对方的狂暴护手,一点脾气都没有。对方知道我的火花雷象是绝杀,因此手中留拳击,就康我的火花。当我觉得时机成熟时,对方已经10费了,当场拍出克总。。。从我的各个区域拉回了2波女,1亚当,1拳手。。。这还打个什么劲呀。

  0:2负。

  第二局比赛,沈阳的帅哥猎人,(名字嘛,先不透露了。)他使用自创的射击猎人,一版的英雄脸。他说自己非常喜欢猎人,因此以猎人参赛。我觉得这样的牌手最值得尊敬,比那种拿着大师牌表来比赛的牌手强很多(此话有点过激,吐呀,喷吧)。同时,这让我想起一同来的天津牌手:亦无,他也是带着自创的猎人套。对待猎人我不是很熟悉,所以第一局被他完美的解场了。比如,2费下雷象,狙了。3费下亚当,对方预谋+狙杀。4费时见他没费了,场上只有一把枪。于是大胆下狼魂,对方一个沉默射击。。。总之,一盘就是被杀的毫无还手之力。第二盘,我换了备牌。也知道他怎么打了,于是开始算他的费用,骗狙。并且使用了一些高科技打法,让他了解了雷象之强大。雷象+闪电,3,3,3伤。于是,在他被雷象惊到的同时,我1:1战平。最后一盘,双方打的都很紧慎。他成功的拍出了巴洛夫+邓迪+重置鞋。而我成功的摆上了雷象+风筝,并且手里有火花。于是在赎金的帮助下,我使用火花点杀了巴洛夫,邓迪等盟军。此时时间已经到,开始数回合抢血。从现况来讲,我占优势,裁判说到,还有三个回合。然后直我,他,我。说最后是我的回合。此处要注明,我们对抢血的概念都不理解,认为每人还有三回合,然后比伤害。结果不是这样。然后,我解场。他下了一个地,我上了一个先知拆他的重置鞋之后,裁判宣布我获胜。。我和他都很吃惊的看着裁判。。当然,他带有一些愤怒,对于此规则并且裁判的解释非常不满意。虽然我胜了,但也很快的吃到了规则之痛。

  第三局,由于上局抢血胜利。因此第三局开赛之后,我仔细的查了一下牌。发现没有还原,于是赶紧还原(好险,幸亏没洗牌切牌)。还原后,开始洗牌。才知道对手是长沙的著名牌手:老顽童。他使用狂战士,也是死愿+弹簧鞋等标准配置。由于第一局输给了一个战士。所以我做了充分的准备,当他成功变克后。我投了。。 0:1

  第二盘,我换了备牌,开始实施SM对抗战士的策略。坦白的讲,这个策略还是比较靠谱的。那就是风筝+亚当,保证抓牌,净化链解死愿;风图腾/风暴之眼/2费康(打横)等方法让他的战士各种起不来。看得出,由于1胜在手,他打牌不是很“急”,慢慢的打,慢慢的打。在10费后,我非常担心他变克,由于他变了。后面任何策略都没有了。而他似乎手牌不好,竟然使用4伤回4牌的技能。此时,时间到;裁判过来数回合。从血量上看,我很有机会,但防止他变克。我必须放手一博,火花在没有雷象的情况下勇敢拍出,他无拳击,1:1平。

  万恶的第三盘!

  真的万恶的,第三盘每个玩家只有2个回合,而且我是后手。据裁判说,由他选择先后手,第四回合谁伤多谁输。如果相同,则继续进行,谁伤变化时,立即结束,以伤少的为胜家。。。这个规则对于后手来讲就是吃亏,我失算了。我认为2个回合我至少可以攻击2次。。。而实际上,我只能在1回合上一个盟军或装备,再第二回合挥一次!为什么说失策呢,仔细分析一下:先手1回合上一个2攻的盟军/或武器,后手1回合上一个2攻的盟军/武器。先手2回合,攻击2伤;后手2回合攻击2伤(同伤,继续)。先手3回合再攻击一次,游戏中止!!!所以,这就是先后手不公平之处!

  游戏开始了,对方先手,上一个突袭人。我上了一个122斧子。第三回合,对方突袭人攻击2伤,2费下一个飞标,2伤/0费挥动。。。看着我手里的牌。。。我突然有一种无比奥悔。。因为我手里有一费风图腾。。。如果1回合留费,上这个风图腾。在第二回合,上MIKE。我就胜了。。。。但世上无后悔药,败了,就是败了。败在了经验不足,败在了规则上了。

  懊恼之后,我发现天津有两个选手已经成功进入八强。刘佳和赵一凡。真为他们高兴。

  名次打出来了,我在第23名。有6包补充包。当我第一个去领奖时,正要开包时,比赛又发了一个BUG。一名牌手的名次有问题,于是我只能把到手的包还给发包MM。一阵统计后,我的名次没变。有人变了。。。开包果然幸福的一刻,虽然没有那么值钱的东西,但对我来讲已经足够了。一小刮,一400斧子,一DK马,一贼鞋。。。其它忘了。。

  新锐赛结束了,我觉得收获远大于失望。特别是与各地的牌友走的又近了一步,以前出差路过的牌友再见面时,都能互相鼓励,而比赛中又认识了新的牌友。这让我可以在出差路过时,又能找到亲人啦。

  最后,感谢新锐,感谢辛苦的工作人员,感觉辛苦的许岩! :D

友情链接

POWERD BY 178.com ©2010 Cryptozoic Entertainment. “World of Warcraft” interactive game © 2004-2010 Blizzard Entertainment, Inc. 保留所有权利.魔兽争霸,魔兽世界和暴雪娱乐都已经在美国和其它国家注册为暴雪娱乐的商标。其它相关的商标都是它们各自所有者的财产。 北京新锐地带玩具有限公司